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热点导写|“顶级科学家逝世”热度为零,都怪

热点导写|“顶级科学家逝世”热度为零,都怪

时间:2019-01-11浏览:50次 银河电子游戏

尽管作者的感慨并非完全地客观,毕竟一位伟大科学家的荣耀不会因一个公众号的评论数而黯淡,但多少可以看出:在普通民众中,娱乐明星八卦的关注度,确实要比一位杰出科学家的高得多。

我们不禁要问:相比于娱乐明星,科学家就应该坐舆论的冷板凳吗?

意见客

观点1:所谓“科学家坐舆论的冷板凳”自有其合理之处

大众媒体应尊重人性与传播规律

对国家社会有功劳、有贡献的人,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度,“将军孤坟无人问”;相比之下,娱乐明星没有对社会做出多少贡献,带不来正能量,反而有些人是负面缠身,甚至“道德败坏”,媒体却去过度关注他们。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不正常、不公平的,是一种错误的舆论现象。

但在谈及“舆论导向”时,任何人首先都应该认识并尊重传播规律。大众和媒体追逐明星和娱乐八卦,是因为人就是爱看这些东西,在工作学习之余进行消遣,甚至有研究表明当人们听到名人的负面新闻时,大脑会产生愉悦感。院士刻苦钻研和毅然回国的故事,与郭敬明的八卦相比,哪个更会成为谈资是不言而喻的,非要人们把注意力放在前者,违背了人性。甚至科学家们,尤其是年轻科学家们,平日也会对明星八卦津津乐道,你不可能期待他们时时都板着脸孔,连电视剧都不看。

而且,大众和媒体追逐明星,也不等于不尊重科学家。在专业领域胡乱扑上去的话,反而会造成各种问题,对科学家的报道,应该更多交给专业媒体。

观点2:科学家不应坐舆论的冷板凳

营造合理的舆论环境,媒体责无旁贷

尽管学术研究不应该过多的被打扰,但是也不能长时间的消失于媒体的关注范围之内。我们都知道“拟态环境”——即媒体通过对新闻的选择构建出的虚拟环境。如果媒体能够对科学人文有选择地进行报道,报道方式也可以选择受众易于接受的方式,让科学与人文接地气,逐步在受众心理培养出科学人文意识。

比如说,《纽约时报》有讣告版,每年要刊登1000个左右的讣告,其中几十个会登上头版。这些讣告关注各个领域的杰出人物,澳门银河电子游戏官网,书写他们的故事。比如前NASA工程师Jack Kinzler,生前曾用天才的发明避免了NASA天空实验室计划(Skylab)功亏一篑。但他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却被公众视线所遗忘。《纽约时报》的讣告把故事写了出来,让人们能够去纪念,这就是“名人评价体系”的一部分。而在中国,缺乏严肃媒体去做这样的事情。

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明星八卦可以调剂生活,但是一些与社会文明相抵触的思想,比如拜金,浪费等就没有必要大幅度的报道,这些都是明星的私事,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没必要羡慕,仅仅作为谈资就好。

所以,我们的舆论导向是否营造出了合理的舆论环境这仍然值得商榷。如果受众总是过量的接触过于刺激性的信息——金钱、性、暴力等,我们的欲望就会像潘多拉的魔盒一样——永远也关不上。

同类事件

其实早在2015年,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这个重磅新闻和黄晓明的奢华婚礼也碰撞出过类似话题。当时,一篇《黄晓明PK屠呦呦:一生的努力不敌一场秀》引起热议,该文章作者认为舆论过度关注黄晓明而冷落屠呦呦,其中折射出国人对科学缺少尊重,国人应当反思,甚至发出类似“难道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是靠演艺圈推动的吗?”“难道中国梦要落到‘戏子’身上吗?”的过激言论。

下面的文章就比较客观地陈述了娱乐明星与科学家各有职责与评价标准的观点,我们不必硬要将两者置于完全对立的状态来作比较,而忽视了真正应该关注的焦点。

让屠呦呦PK黄晓明是一种危险的逻辑

社会发展到今天,必须承认和接受其多元性和复杂性。然而,“戏不如娼”“戏子不入下九流”的老旧思想,依然如幽灵一般,时不时地出现在媒体上。但实际上,各行各业都出精英,只不过用的评价标准不同罢了。

评价文艺工作者的首要标准是作品。一个很久没有作品问世的明星,通常会很快淡出人们视野——即使制造再多绯闻,走再多的穴,结再多次婚,也无济于事。然而,娱乐界是不折不扣的名利场,人们在消费明星私生活的同时,也确定了他们的市场地位。黄晓明的财富多寡是由他在影视界的地位决定的,而这种地位的取得与其个人努力是分不开的。这是市场机制对一个演艺工作者的回报,并没有太大的不妥。

银河电子游戏-澳门银河电子游戏官网

银河电子游戏-澳门银河电子游戏官网

博主:大老李

职业:农夫

  • 精心推荐
  • 最新文章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