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新闻 > 电竞选手的游戏人生:我不是网瘾少年

电竞选手的游戏人生:我不是网瘾少年

时间:2018-12-29浏览:196次 银河电子游戏

  2018年,电竞话题很热。

  这一年,电子竞技成为亚运会表演项目,中国队收获2金1银,这一年,中国电竞战队IG在韩国获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一时轰动舆论。

  电竞、网游、手游……在很多国人还很难从专业角度区分这些名词的时候,难免有人惊讶:一帮“网瘾少年”怎么就能为国争了光?

雅加达亚运电竞赛场。本文图片 中新网我不是网瘾少年

雅加达亚运电竞赛场。本文图片 中新网我不是网瘾少年

  11月3日傍晚,中国战队IG在韩国仁川夺得了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当大家的手机弹出这条消息时,很多人不明白,什么是IG?这个冠军是什么?

  但在直播屏幕前,来自甘肃的14岁男孩杨运激动异常。那时的他,正在一所电竞学校的训练室里,不停地向圈外的朋友解释着什么是IG,什么是英雄联盟。这种被了解、被认同的感觉,他未曾经历。

IG夺冠现场。

IG夺冠现场。

  虽然年龄不大,但杨运也是一个电子游戏的“老鸟”。2017年,他第一次接触英雄联盟。那一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在中国举办,两支中国战队都打进了全球4强,却也都没能踏入鸟巢的最终决赛;也是那一年,他发现了自己的游戏天赋,短短几个月就打到了白金,开始萌生走向职业的想法。

  同大多数中国家长一样,杨运的父母并不支持他走向“网游”的道路。在他们的观念里,一个中学生把游戏当做主业,就是玩物丧志、不务正业。

  但杨运很坚持。他觉得,篮球足球最开始也是一种游戏,凭什么电子竞技就要被贴上玩物丧志的标签?

  英雄联盟游戏内截图。

  几个月的争吵,面对孩子的坚持,杨运的父母也经历了恼怒到无奈,再到妥协的过程。2017年底,这个来自大西北的孩子,就此独自背上行囊来到成都,这里有七煌原初学院——一所知名的电竞学校。

  当时,他和父母约定的条件是,如果发现自己不适合打职业电竞,就专心回家读书,就此放弃所谓的电竞梦想。

  在质疑和误解声中,杨运启程了。

电竞学校“七煌原初学院”内景。受访者供图电竞也有“科班出身”

电竞学校“七煌原初学院”内景。受访者供图电竞也有“科班出身”

  电竞学校里的一天甚至比普通中学更累。早上8:00起床晨跑,9:00开始上课、训练,一直到晚上10:00,没有周末。

  但想要进入职业电竞,仅靠努力完全不够,和其他体育项目一样,天赋至关重要。以杨运所玩的英雄联盟为例,每一个月,都有40到50人参加培训,然而最后能留下进入“实验班”进一步特训的,也只有3~5人,到最后,能被职业战队选走的,只有1~2个。

  曾经指导杨运的七煌教练卢毅久回忆,在电竞学校,一期训练课程有一个月左右,而只需10天时间,便可以看出一个孩子是否具有打职业的潜质。对于杨运,卢毅久当时的判断是——不适合。

电竞学校“七煌原初学院”内景。受访者供图

电竞学校“七煌原初学院”内景。受访者供图

  课程结束后,遵从与父母约定,返回老家继续读书的杨运却怎么都不甘心。他满脑子想的都是电竞,每天练习的也是电竞。这次,看到了杨运的坚持,他的父母多了些理解和宽容,杨运得以再次回到电竞学校。

  回到训练室的杨运,进步速度令教练惊讶。“再努力一把,就能够到职业的边了。”卢毅久说。

  但杨运这样的孩子,毕竟还是少数。让卢毅久真正困扰的,是要如何劝大多数不适合打职业的孩子回归平常的生活。“很多孩子来学校的初衷,是把电竞当做一种逃避学习、逃避社会的手段,但这里又何尝不残酷?”

  卢毅久介绍,电竞作为一种体育项目,对选手的体能要求很高。一场系列赛打下来,动辄四五个小时,需要选手精力高度集中,快速反应。同时,选手的肩颈、腰部、手指也要承受巨大的压力。伤病,也是电竞选手必须面对的问题。

银河电子游戏-澳门银河电子游戏官网

银河电子游戏-澳门银河电子游戏官网

博主:大老李

职业:农夫

  • 精心推荐
  • 最新文章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