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电子游戏 > 崎岖的中国电竞英雄路:当年没想过以后能靠游

崎岖的中国电竞英雄路:当年没想过以后能靠游

时间:2018-12-23浏览:105次 银河电子游戏

  “我们战队的成员,打职业比赛前,在学校的学习成绩都很好。”上海世贸滨江花园的iG电子竞技俱乐部中,战队经理苏小落靠在墙上,对《中国新闻周刊》强调这一点。30分钟前,iG俱乐部的选手Baolan,在同一个房间中对记者说,他离开学校那会儿,成绩在全班是倒数。

 

  谁会去在意一个光彩夺目的电竞世界冠军初中时的学习成绩呢?很多电竞行业的从业者在意。他们担心自己战队的成员曾经成绩不好这一点,再一次被人提起,这种谨慎的态度成为了很多玩家的本能。

  iG夺冠那一刻,很多网友称,自己不被理解的青春此刻终于被正名。事实上,迄今为止,游戏作为一种单纯的娱乐,那些偶然的认可,只有在将游戏从娱乐属性中剥离出来,披上“教育”或“体育”的外衣的时刻才能拥有。

  这次iG夺冠,权威媒体的一则评论先是表示祝贺,随之对“电竞”和“电子游戏”两个概念进行切割,提醒读者“电子竞技”和“电子游戏”不一样,后者依然是要防止“沉迷”的事物。

  “我觉得游戏就是一种娱乐。由于社会将它视作洪水猛兽,一些同行会将游戏和教育、体育等比较正面的概念打包在一起宣传。但实际上,如果从中立的角度看,你赋予游戏那么多意义,其实反而说明你认同了那些对游戏污名化的言论。”知名游戏媒体《游研社》的创始人楚云帆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成功之路

  “让大家明白电子竞技不是鸦片,让大家可以用正常的眼光来看这个事情,不希望我们变成一个边缘的市场。”iG战队经理苏小落在接受一家游戏媒体的采访时,这样转述王思聪对电竞行业的愿景。

  2011年8月2日凌晨,王思聪在一则微博中宣布:强势进入,整合电竞。之后,他收购濒临解散的CCM战队,将其更名为iG。一位电竞行业从业者说,王思聪将旗下选手的收入提高一倍,在他的带动下,国内电竞选手的收入大幅提高。

  王思聪入场电竞行业时,这个行业已显露出渐渐成熟的迹象。那些早年因禁令而无法在电视播出的游戏节目,成为了优酷等视频网站的宠儿。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也成为了电竞赛事的幕后操盘者,近年《英雄联盟》最有影响力的比赛,几乎都是由腾讯主办。

  那时还在哈尔滨经营律所的苏小落,也嗅到电子竞技行业即将腾飞的气味。一次他在YY平台解说游戏,结识了iG俱乐部的高层,对方邀请他来上海从事电竞行业。他没怎么犹豫,便放弃了从事多年的传统行业,来到上海。

  在苏小落看来,2014年到2017年之间,iG一直在做“填空题”。所谓填空题是指参照韩国,将国内电子竞技产业所缺少的内容一一补上,比如学习韩国战队稳健的运营式打法,以及为选手配备专门的健身教练和心理咨询师。

  2012年,如今的世界冠军Baolan还只是江西鹰潭一所初中的学生,本名叫做王柳羿。他坐在教室后排,由于近视,看不清遥远的黑板,有时只能在课堂上睡觉。

  他是一个沉默的小孩,每天唯一说话的对象是他的同桌。校园里的孩子,总是自然而然地划分为好学生圈子、坏学生圈子。Baolan说,他不想成为坏孩子,不想和坏学生圈子接触,但由于成绩在班级里是倒数,也融不进好学生圈子。

  更早的时候,他还不是这样。他在上小学时,成绩一直是班级前5名,受老师、同学的欢迎。那时,他的零花钱多于同龄人,常在周五下午大扫除结束之后,去网吧玩游戏。他们一起玩网页游戏时,同学的游戏装备多是由他花钱购买的。

  今年11月15日,在上海的iG电子竞技俱乐部,Baolan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抱着一只红色的企鹅玩偶说,“我觉得自己从小的性格,就有一种‘辅助’性格,喜欢帮助别人。我是那种如果自己有15块钱,会借给同学14块的人,自己只留一块坐公交车的钱。”

  最初,他开始玩《英雄联盟》的时候,玩得不算好,段位在白银和黄金之间摇摆,这在这款游戏的段位中不过属于倒数第二和第三级。那时,他的ID也不叫Baolan,而是一串非主流符号。

  直到他见到选手Madlife的游戏视频。Madlife是一名韩国辅助选手,他的视频让Baolan惊讶,“辅助也能打得这么好”。他身边的游戏少年们,很少有人愿意玩辅助。对于一局《英雄联盟》游戏来说,辅助的作用更多是帮助别的选手,不能彰显个人英雄主义。

银河电子游戏-澳门银河电子游戏官网

银河电子游戏-澳门银河电子游戏官网

博主:大老李

职业:农夫

  • 精心推荐
  • 最新文章
  • 随机文章